美疾控中心:纽约新冠暴发是美国其他城市的"预演"


连续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

据意大利国家医疗秩序联合会统计,从疫情爆发之至今,已有33名医生感染病毒死亡,当中50%是全科医生。另据统计,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医护工作者。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除了医学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我已经两周没见过家人了,只能看看儿子的照片,或与家人视频通话。”贝加莫一所医院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写到。

据《每日邮报》报道,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稀缺”的资源,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有业主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的照片显示,两名学生摔到了一楼临街铺面的地板上,其中一名学生还穿着校服,有医护人员拿着仪器在现场进行检测。

而更为虐心的是,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医护人员必须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