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国春运落幕
来源:2020年中国春运落幕发稿时间:2020-03-31 03:53:56


是的。目前,我们没有任何本地传播,但现在中国的问题是输入病例。如此多被感染的旅客来到中国。

问:但当中国恢复正常后,会发生什么呢?你认为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受到感染,从而可以实现群体免疫,将病毒拒之门外吗?

赵剡: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的病人多,你就有经验。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通过国外的经验,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

目前还没有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我们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一种非常疯狂和善于隐蔽的病毒。意大利、欧洲其他地方和美国也是如此:从一开始,科学家们就认为,“嗯,这只是一种病毒。”

这就是国际交流的意义所在,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互相改进,互相避免走弯路。虽然现在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信息,但说不定哪一天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我们跟国外的医生保持交流,也有利于更深刻地认识病毒。大家已经公认了,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都会面对新冠病毒,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互相交换信息、合作,肯定会抗击疫情是非常有效的。【环球网快讯】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据的荷兰媒体BNO新闻网最新数据,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798671例,其中伊朗确诊病例数为41495例。

赵剡: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从病毒学上讲,病毒与人接触,它肯定会变异。这是一个定律,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问:其他国家能从中国应对新冠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

是的,不管你进入中国的什么场所,都有温度计。你必须尽可能多地测量人们的体温,以确保发高烧的人不要进入这些场所。

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

国内是居民住在小区里,小区有统一的出入口,只要把出入口锁了,就能强制隔离。但国外不一样,很多地方没有所谓的小区,都是房子直接对着大街。不太可能把人控制在一个地方,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基层干部去做这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