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新队形”
来源:排队“新队形”发稿时间:2020-03-30 12:26:58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称,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全国情况不太一样,无法追踪此类数据,但危险正在加剧,到处都有医生感染。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

巴西国家统计局官方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巴西总人口已达2.1亿,居世界第五,此次疫情最严重的圣保罗州有4590万人口,是全国人口数量最多的州,目前有确诊病例1517例,死亡病例113例,全国71%的死亡病例出现在圣保罗州。目前巴西全国范围内新冠肺炎的发病率为2人/10万人,发病率最高的地区是巴西首都巴西利亚所在的联邦区,为9.5人/10万人。

“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自愿申请到前线去;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插管中的同事,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这里就是“一个病毒培养皿”,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莱利说道。

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这些规则也被打破。疫情初期,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然后戴上防护装备,直到换班结束。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截至当地时间3月30日18时,巴西全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579例,比昨日新增323例,死亡病例159例,死亡率为3.5%。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在今日的发布会上宣布,50万份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已于今日送抵巴西,未来几个月里巴西总共预定的500万份检测试剂也会陆续送抵巴西。据当地媒体报道,疫情最严重的圣保罗州的新冠病毒检测能力不足,圣保罗州主要负责提供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和进行病毒检测的阿道夫·卢兹研究所(Instituto Adolfo Lutz)目前日均检测量为400份/日,然而每天送到实验室并需要被检测的样本超过1200份,获得样本检测结果则需要等待14天以上,目前还有14000份样本亟待检测。圣保罗州疾控中心官员表示,从下周起阿道夫·卢兹研究所的日均检测量将提高到1800份/日,位于圣保罗市的布坦坦研究所(Instituto Butantan)将提高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的日产量至1000份/日,在15天后,圣保罗州的日均检测量预计可以达到10000份/日。

徐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荷双方一直就共同抗击疫情保持密切沟通和良好合作。近一个多月来,随着荷兰疫情形势发展,中方致力于向荷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于3月28日媒体有关荷兰从中国购买的一批口罩存在质量问题的报道,大使馆高度关注,并在当晚第一时间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了解核实有关情况。29日,我本人应约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通话。范莱恩大臣表示,真诚感谢中方为荷兰抗击疫情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关于荷方从中国采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佩戴的问题,荷方正在进一步厘清有关情况,俟有结果,将第一时间向中方通报。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我对范莱恩大臣通报上述情况表示感谢。

50万份快速检测试剂今抵巴西

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

借此机会,我要再次强调,病毒无国界,国际社会唯有加强团结互助,才能战胜疫情。中国支持包括荷兰在内的各国抗疫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努力挽救更多的生命,不存在某些人所说的“地缘政治考虑”。合作过程中即使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可以实事求是地加以解决,而不应作政治化解读。我们期待荷方关于口罩质量问题的进一步调查结果,如有需要,中方将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依法协助开展调查。中方将继续全力支持荷方的抗疫努力,携手战胜病毒这一共同的敌人。